第九十一章:不堪(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九十一章:不堪(一)

小孩子心思藏不住,瞪着秦厉北,龇着两颗白白的大虎牙,做出了保护自家麻麻的架势。 简南摸摸儿子的头,让他自己去玩会儿,团团虽然不高兴,但还是乖乖地跑开了。 …… 十分钟后,秦厉北坐在餐桌的一边,团团坐在他对面,一大一小两人大眼瞪小眼,团团抱着奶瓶,拼命吮吸着奶瓶里面温热的牛奶,而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动作,才是对的,合理的,甚至符合他内心需求的。 简南正在厨房里准备配菜,机械地将洗好的豆芽放进锅里面焯了一遍捞出来,撒上盐酱油醋,最后淋上一把热腾腾的麻油,香味四溢。 刚才秦厉北坚持不去医院,简南拗不过他,只好随便了秦厉北在自己家里面呆着。 简南原本还想着说吴心意也在家的话,她面对秦厉北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尴尬,毕竟之前在公司的时候还有一层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当做保护层,简南可以将真实的自己躲在层层包裹之下,然在家里面,还是在自己家里面,身边还跟着团团,她完全处于走一步都要再三确认究竟对不对的状态下,整个人很不舒服。 简南端起了盘子,还有一叠刚刚新鲜出炉的三鲜包子,是从外面买回来又热了一遍的,至于其他的,现在她没心情倒腾这些。 距离发现秦厉北拎着行李箱站在隔壁,不过几分钟不到的时间,很显然,他说的休息一段时间,就是住在隔壁了。 可是他来这里做什么,是发现了团团的什么不对劲儿的吗?可她什么都还没有准备好,简南不由得想起那天在车上,秦厉北那双一度出现在她梦中,明亮又温柔的星眸里面,满满都是恨不能掐死她的憎恶与恨意。 还有团团,团团的身份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发现的。 团团看见简南出来,放了奶瓶,双手乖乖放在两侧,目光火热地盯着简南手上盘子里的一个个颜色鲜艳,造型别致的小猪包子。 简南夹了一个放进团团的专属叮当猫餐盘里面,叮嘱道:“慢点儿吃,小心烫到了等会儿又哭鼻子。” “~~嗯嗯~~”团团可开心了,凑近了小包子呼呼吹着气。 秦厉北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眼前这样的景象竟让他嘴角不由自主地轻轻勾起了一抹弧度,那些在财富与权利之下的阴谋诡计尔虞我诈,甚至于人命的生杀予夺,都被隔绝在这间小小的公寓之外,任凭外头风雨漫城,这里依旧平和安静,令人感到心安。 简南照顾着团团吃早餐,小家伙等包子终于凉了些,便迫不及待地嗷呜咬了一口小猪包子,然后小肉手抓着包子举到简南面前:“麻麻,次~” 简南咬了一口,正想夸一下小家伙的举动,没想到团团收回了手后,竟然将剩下的一半举到了对面的秦厉北那边,笑得傻兮兮:“叔叔,你也次~” 简南脑袋都快炸了,路衡之前才说过秦厉北有洁癖,现在这块包子,一边是团团的啃了一口,一边是她咬了一半,秦厉北会吃才怪,而以他的脾气,肯定毫不留情的拒绝,团团得有多受伤,简南立马一把将小猪包子半途拦截下来,扯出客套的笑容来:“来,团团乖,这个麻麻吃了,让叔叔再自己挑一个他喜欢的,好不好?” “哦,好啊~”团团少没觉得哪里不对,收回手,继续抱着奶瓶喝奶了,小脸颊上鼓鼓囊囊的,像只小奶狐狸,看得就算是不想吃饭的人,也会觉得食指大动胃口大开。 秦厉北今早还没吃饭,现在的的确确是饿了,他很认真地想,既然简南已经说了让他挑自己喜欢的,那他也就不客气了。 于是乎,在简南的万分惊恐中,秦厉北夹了个包子,动作优雅地尝了一口。 团团期待地问:“叔叔,好次么?” 秦厉北微微颔首,明明是回答团团的问题,却是深深地看了简南一眼,直把简南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 “麻麻很厉害哦!”团团可骄傲了,夸了一下自己的麻麻,然后乖乖坐好,咕噜噜地喝着牛奶,秦厉北将视线从简南身上移到了正卖力喝奶的小家伙身上,神思恍惚了好一会儿。 这个孩子,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尽管不是他的种,却仍旧和他血脉相连,或许正是因为这种羁绊,从不喜欢小孩子这种脆弱生物的他,竟然觉得这个小家伙还是挺可爱的。 团团吃完了早餐,简南便领着他到客厅,拿出了画笔来让他自己玩儿了。这边把团团安顿好了,简南回到餐桌上,肚子也是饿得不行了。 现在团团不在,自从秦厉北出现在自己家之后便一直战战兢兢的简南,此时此刻也不避讳了,拉开椅子坐下,直截了当的问:“秦厉北,你到底想干什么?” 秦厉北动作随意,答非所问:“修身养性,休养生息,以及,报复你。” 几乎是在秦厉北话音落下的瞬间,简南的心剧痛,她默默告诉自己目前最需要做的就是镇定,然而脸上所有的肌肉神仿佛全体陷入了瘫痪,却是怎么也做不出其他表情来,简南最后木着一张脸,愣愣地说:“……什么?” 而秦厉北却是继续:“这笔账,四年了,都没算清楚,我们这次,正好可以慢慢儿算,算到咱们都满意未为止。简南,在我住隔壁的这段时间,我会将一部分账单发给你,十五天之后,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两清了。” 简南愣了半晌,最后,木讷的点点头:“好,我还给你。” 欠你的所有,都还给你,十五天之后,我会把你曾经对我的好,全部删除干净,从此再见,只有路人。 …… 就这么过去了两天,信誓旦旦说要报复的秦厉北,但是实际上,秦厉北却什么也没有做,每天就是早餐和晚餐跑自己家里面来蹭吃蹭喝,而团团更是高兴的不行了,总喜欢抱秦厉北大腿,软软糯糯的喊叔叔,要秦厉北陪他玩儿。 这特么的就很恐怖了,真是害怕什么就偏偏来什么,仿佛就是老天爷在跟她开玩笑一样的,团团对秦厉北简直就是一种迷之喜欢,就连路衡这个总买东西给他的叔叔,都没能在团团那里得到这么高的待遇。 这天,简南下班早了些,便去菜市场买了两根大骨头准备回家炖汤熬粥,回到家开门的时候,感觉奇怪的简南回头一看,对门,秦厉北家的大门开了条缝隙,里面发出类似于打斗的奇奇怪怪的声音。 简南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握着门把小心翼翼地往里面看。 客厅窗幔在风的吹拂下飘舞,夕阳西下,两道高大的身影投射在地面上,相互缠斗着扭成一团,拳拳到肉,男人的闷哼声。 屋外的简南,如五雷轰顶,想要推门进去,却想起来自己手无寸铁,进去也只是帮倒忙而已,而且团团还在对面,可别引狼入室。 简南转身就回了家,吩咐团团乖乖待在卧室里面别出来之后,拿了把菜刀便返了回去。 …… 大概是一个多小时后,碗里面的面热气腾腾,简南双手抽不出空来敲门,便踢了踢,秦厉北很快就来开了门,看着是刚洗过澡,身上裹着浴袍,腰间的系带松松垮垮地打了个结,精致的蝴蝶骨在浴袍底下若隐若现,水珠沿着紧实的肌肉线条缓缓淌下,消失在腰间。 活色生香的美人出浴图,简南脸一红,鼻尖一股热流涌出。 她瞬间就懊恼了,我去,太丢人了,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秦厉北嘴角挂着细微笑意,往旁边一侧身,做了个请进的手势:“进来坐会。” “不用了!这是今天的晚餐,用大骨汤熬制的,给你一碗,你吃完了赶紧休息吧!” 话音一落,简南跟中了捕兽器似的,按着心跳的频率,扑通扑通地蹭地闪进了自己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