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不堪(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九十二章:不堪(二)

一个多小时前,简南冲碉堡般的气势,冲进了秦厉北的屋子,然而,现在想想,真是一阵又一阵的后怕。 简南很难想象,秦厉北的背后,究竟还有多少阴暗面,是自己不曾了解过的。 就在刚才,她眼睁睁的看着秦厉北扼住了个皮肤黝黑男人,那张发狠的脸,让简南很害怕,就好像是秦厉北下一刻就会直接把人掐死一样。 后来,幸好,简南庆幸的是,秦厉北只是把人打晕然后喊了人过来带走,具体是要带到哪儿去,她没问,秦厉北却是给简南倒了杯马提尼,然后动作强硬地拉她在沙发上坐下。 交缠扭打在一起的男人,碎了一地的锅碗瓢盆,而她低头的时候,这才发现从玄关处一直延伸进来的血迹,满地都是,弥漫着血液的腥气,还有无处不在的危险气息,简南不敢贸贸然上前,便将刀举到了自己身前做保护状,偏头去看里屋的状况。 原本已经钳住了陌生男人脖子的秦厉北似乎没有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愣了会儿神,也就这么一失神的时候,便被原先处于下风的陌生男人找着了机会反手相击,她看着秦厉北闷哼一声,看着躲在墙壁后面的自己,恶狠狠地无声做着口型。 “出去!” 这个场景太熟悉了,简南拿刀的手握得死紧,秦厉北见她毫无无反应的样子,意有所指。 “别犯傻,自私一点。” 简南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陌生男人冷笑着看了简南一眼,从靴子边抽出了刀,尖锐锋利的刀刃在灯光下明晃晃地闪着光,明明受到威胁的是秦厉北,却好像是狠狠地在简南心口上戳上一刀。 简南猫着腰,趁着对方注意力全部被奋力挣扎的秦厉北吸引过去的时候,闪到了另一边,绕到了两人的后边去。 幸好秦厉北的奋力反抗吸引了陌生人的注意,简南蹑手蹑脚的走近,没有犹豫地就将手里头的刀插进来那人的后肩,那人顿时发出了痛苦的嚎叫,趁着这个机会,秦厉北一个翻身将男人推到了柜子角落,对着简南大吼:“把绳子拿过来!” 简南环视四周,拿着厨房的厨房的剪刀直接跑到窗帘那边将帘子给剪成了布条,然后急忙跑回去递给了秦厉北。 “你们耍阴的!呵呵呵!!没想到名震一时的秦厉北竟然要靠一个女人才能制服我,真是可悲可叹!” 秦厉北没有多废话,一个劈手下去,那人直接就晕了。 她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听秦厉北打完电话让人过来收垃圾的时候,简南才意识到,她刚刚经历了什么,这可能是故意的人身伤害或者入室抢劫? 她脱口而出:“他针对你的?想杀了你?” 秦厉北走过来,胸腹处还有猩红的血迹渗了出来,昨天看着还好好的脸色,好不容易看这稍稍有点红润了,现在又瞬间被打回了原型,嘴唇发白,浑身跟刚从水里面捞出来是的。他一步步走的不稳,却是目标明确地朝着简南走过去,刚走到简南便脚下一软,扑进了她怀里,简南被他的这一动作弄得猝不及防,下意识下反手抱住了秦厉北,问:“伤口裂开了?” 秦厉北大高个儿,有气无力的靠在简南的脖颈处,呼出的热气像羽毛般轻轻地挠在她欣赏,他不答反问:“刚才为什么不跑?” 为什么呢?简南反问自己,思绪恍惚,她拽着压着自己的这个男人的衣角,胸腔里的酸涩铺天盖地席卷儿俩,几乎要将她淹没。 “那一年夏天,你为什么不走?” …… 她妈妈离婚带着她跟了秦老爷子的那一年,是她的十六岁。 周围的同学知道她妈妈改嫁了,却不知道嫁的就是北城赫赫有名的秦家家主,看着她穿着名牌衣服鞋子,拿着全球限量款名牌包和镶钻发饰来上学,都很羡慕她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不过就是从一个火坑跳进另一个火坑而已。 秦老爷子的情史丰富,而由情欲所带来的开花结果,最后只能是简南。 简南知道自己的妈妈做的那些事情是不对的,拆散别人的家庭,和别的女人争抢丈夫,她不屑,却没有办法,因为她爸说她是野种不愿意认他,刚上高一的她没有妈妈每个月的生活费根本活不下去。 她不禁一次的想过,真的很讽刺,‘生活’两个字对她而言,她的妈妈负责了将她生下来,她却得自己一个人拼了命的活下去。 噩梦是从学期末最后一天开始的,简南在门口遇见了秦世昊,一个在见第一面的时候,当着所有人的面,称呼她为‘小贱人’的男人。那时候他从酒桌上回来,喝得醉醺醺的,连路都走不稳。简南本想当做没看见,然而她想起了妈妈告诉她的话,将来整个秦家都会是秦世昊的,她们母女俩想要在秦家穿金戴银的活下去,就得抱住秦世昊的大腿,玩命儿和不要脸的抱住。 简南妈妈那时候在秦家的日子不好过,秦夫人强势狠辣,如果她能讨得秦世昊的欢心,说不定能帮到一点她的妈妈。 这么想着,简南转过身,边朝秦世昊走去边从口袋里面掏出了手帕。 “这个给你,你很难受么?需不需要我帮你喊医生? 秦世昊伸手打落了她的帕子,冷笑:“这是你妈教你的伎俩,用来吊男人的?” 简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深深吸气后,才语气僵硬的说:“请你不要侮辱我的妈妈!” “难道不是?”秦世昊的眼神厌恶,语气嫌弃:“没有点手段,能让堂堂的秦爷招摇过市地领回秦家大宅?连对方是破鞋都不在乎?听说你成绩也不好,除了这一身漂亮的皮囊能勾到男人拿到票子,你还会点什么?” 若是前面简南还对秦世昊抱有一点好意的话,听见这句话后的她,已经立即决定了,彻底将秦世昊划拨到小黑屋里面,还是那种永远不把他放出来的程度。 “秦世昊,你说这些话,不觉得有失你的身份么?” “我就算说得再难听,难道有错?你和你那个卑贱的妈,给我滚出秦家!” 她不想管这个人满口恶言的男人了,转身要走,谁知道秦世昊来拉她的时候没站稳摔在了地上,连累着她也一起扑在了地上,两人滚做一团,秦世昊双眼迷离地望着简南,红血丝遍布了整双眼睛,她早就听说秦世昊被秦珂带进了家族企业,现在看来子啊工作上也是很不容易的。 喝到疯癫的秦世昊口齿含糊不清:“我困了,送我回房间休息。” 这时候的秦世昊,才有点像是平日来在外人面前看起来的儒雅,她动了恻隐之心,便伸手将人搀扶了起来,架在脖子上步履艰难地往秦世昊的独栋小别墅走去。 一时间简南看他完全就是喝酒喝糊涂了,心软之下还是把他扶回了房间。 或许现在让简南再次选择的话,她宁可直接无视掉走开,也不愿意做那一件所谓的好事。 …… 回到房间的秦世昊半清醒半迷醉间,明明那么嫌恶简南的存在,却仍旧不放简南的手,她被他压在身下,唇瓣间的肌肤相亲,在她腰间游走的宽厚手掌,像野兽般疯狂无情的啃噬,校服在他的揉搓下变得皱皱巴巴的,秦世昊最后不耐烦了,干脆地将简南的手举过头顶,狠狠地压住,空闲的那双手将她的校服拉链拉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