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不堪(三)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九十三章:不堪(三)

“唔!你放手!秦世昊你神经病啊!” “简南!闭嘴!” 撕拉一声,衬衫上的额纽扣崩裂开后,噼里啪啦地四散了一地。 简南的眼泪落入了秦世昊视线里,他的眼眸更加幽深了些,就连开口的声线都是沙哑的,在她的惊恐万分中,简南眼睁睁地看着秦世昊邪笑了下,说:“你和你妈一样犯贱!” 简南很害怕,她知道秦世昊如果不停下,自己将会面临多么不堪的局面。 “秦世昊!你是不是疯了!我是你妹妹!就算你不承认我妈妈是秦珂的小老婆,但是法律名义上我就是你秦世昊的妹妹,你这样做是乱伦!你知道吗?” 简南歇斯底里地吼着,尽管她知道希望渺茫,秦世昊独居的这套房子处在秦家大宅子的建筑群落最西边,再加上秦世昊喜静,平常除了定时定点的来打扫的佣人之外,没有人来,这时候,更加是,根本不会有人来救她于水火。 “乱……伦?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乱的是谁的伦?你还真的以为能攀上秦家,从此就能飞上枝头变身千金公主了?真是做梦!” 简南惊愕地瞪大了眼睛,未经人事的简南纵然明白那是什么,却也毫无反击之力。 “呜呜呜!秦世昊!你放开我!”泪流满面的简南吓坏了,哭喊着求他:“秦世昊!你讨厌我的话,我会滚的,我一定会滚的,你放开我……” 剩下的话被铺天盖地而来的吻给尽数吞没,看着疯狂的秦世昊,哭花了脸的她已经彻底放弃了……随便吧,就当成是替她妈向秦世昊赎罪好了…… 砰的一声巨响,秦世昊动作顿住,起身回头去看,秦厉北不知什么时候黑着脸站在房门口,屋外客厅的水晶吊灯灯光柔和,在他背后撒下了一片灿烂的光芒。 她想起了那句话,我的英雄,逆光而来,救我于无边阿鼻地狱,无量孽情欲海。 “……救……我……” 秦世昊冷冷地看向秦厉北,冷笑了声,不屑道:“怎么?想英雄救美?你是英雄么?” “大哥,你喝醉了,应该早点休息。” “我特么喝醉了?哈哈哈,从你嘴里听到一句笑话可真的是不容易啊,我的弟弟,但是我现在没醉,也没空和你废话,给你三秒钟,立刻出去,把门关上,回你的房间好好地乖乖地做你的秦家三少爷。” 被勒令离开的秦厉北扫过瑟瑟发抖地她,没有离开,他慢慢地一步步往前走,距离无限地接近了床沿,简南此时此刻想要隐形,想要从秦厉北面前消失,她身上真的很狼狈,如此不堪的场景为什么被看见的偏偏要是秦厉北?! 秦世昊继续冷冷地嘲笑:“不走?好啊,那你可以坐下来,再倒杯红酒,我不介意让你现场观摩观摩我的技术。” “大哥,你要知道……”秦厉北目光如凌冽的刀,射向秦世昊,语调往下压低了几个度,听得人心凉飕飕的冒冷气:“你现在是在犯错,爸要是知道了,绝对不会容忍你。”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秦世昊指着秦厉北,抄起了一边的抱枕便扔了过去:“一个父母不详来历不明的养子而已,要不是爸他看你可怜,你以为你能顶着秦家三少的名号活到现在?呵呵,我告诉你,你能进秦家,只是因为秦家大少爷,也就是我,需要一个在危难时刻的替死鬼,明白了么?” 简南浑身一震,原来和她一样不受秦家大房欢迎的秦厉北,身世竟然是这样的,简南不禁开始同情起他来。 她甚至于忘记了自己还处在危境中,秦厉北要是转身不管她死活的走了,那么她这一辈子就算是在今天晚上彻彻底底地毁了。 “可是死的那个人,如果是秦家大少呢,我就算是替身,到时候也有被扶正的机会了。” 秦厉北一个箭步上来,抓了秦世昊将他一个过肩摔直接就把人给砰地甩在了地上,电光火石之下,秦厉北抓过毯子一把盖在了简南身上,吩咐道:“立刻离开这里,回到你自己的房间,当做今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你怎么办?” 那边秦世昊已经爬了起来,从墙上的挂柜上抽下了一把日本武士剑,横在胸前,做了准备开打前的姿势,脸上俱是被无视掉威严的恼羞成怒:“秦厉北,你该死!” “我能怎么办?今晚,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秦厉北推了简南一把,简南往后踉跄了几步,转身就往门外跑去,那是秦家的事情,与她无关,她不应该牵扯进去的。 这么安慰着自己,简南跑了一段路了,心里头还是放不下,今晚如果不是秦厉北非得出手帮她的话,他也不会惹恼秦世昊,也不会非得决斗出一个胜负,简南想:如果今晚上非得死一个人的话,那么有她在,秦厉北的胜算也能大一些。 她停住了脚步,转身原路狂奔起来,主卧的灯还亮着,也没有任何枪响,简南边跑边默默地祈祷,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 简南跑进大厅的时候,正好撞见了秦厉北和秦世昊两人在走廊上你一拳我一脚地打得难解难分,而眼尖得她瞬间就发现秦世昊腰间别着的那柄手枪,她悄悄地摸着楼梯把手往上走,却还是被秦世昊发现了。 “去而复返,看来真的乱了伦理的人不是我,是你们两个才对,呵呵……” 秦厉北一拳打在了秦世昊嘴角边,动作间比简南离开那时还要来的凶狠,犹如捍卫领地的凶兽,高举了武器欲置敌人于死地,简南看见了秦厉北脸上的杀意,外面一道惊雷,她突然清醒过来,秦厉北得住手了,不然秦世昊出了事请,秦家不会饶了他们。 那边秦世昊仍骂骂咧咧,挥拳反击,然而醉得连脚步都开始虚浮的男人,怎么可能打得过被愤怒支配了理智的秦厉北,何况秦厉北的身手是真的一步步从死人堆里练出来的。 “三哥!小心!” 秦世昊孤注一掷,简南大喊着朝他冲了过去。 一切发生的很快,没有人来得及阻止事态向最糟糕的方向狂奔而去,秦世昊拎过架上的花瓶对准了秦厉北砸过去,简南大呼出声后仍旧没有来得及,眼看着秦厉北就要被砸到了,简南扑了上去,秦世昊却抓住机会摁住了她将人往自己身边带。 “秦世昊你放开我!” “我放过你?当初你妈怎么不放过我们一家人?你好意思和我提放过?!”毫无理智的秦世昊瞥了眼从花瓶攻击底下狼狈逃开的秦厉北,拖着简南继续卧室那儿走。 最后事情如何发生的,简南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关于那天晚上,她能记得清楚的就是两个大男人用不要命的方式互相殴打着对方,而她在秦世昊夺过秦厉北手中的枪时,冲上去想阻拦悲剧的发生,天旋地转间,却是她眼睁睁地看着秦世昊从楼梯上跌了下去。 暗红的血液从脑后缓缓淌了出来,在地上积成了一摊,简南愣了半晌后追下去,然而刚才掉下去的花瓶碎片正好戳进了秦世昊的太阳穴。 她想要救人的,哪怕这个男人前面还想着要非礼。然而等简南伸手去探呼吸的时候,他的呼吸已经停止了,眼睛瞪得很大,死死地盯着简南,仿佛有说不出的怨怼和愤恨! 简南跌坐在地上,浑身颤抖得厉害,她看向秦厉北,哆哆嗦嗦地问:“三哥,怎么办?” 话音刚落,便有人推开了大门,沈月芬领着一大票人走了进来,一眼见到躺在血泊中的秦世昊,她奔到了他身边,蹲下去检查了呼吸,在发现秦世昊已经死了之后,红着眼睛犹如疯子一般癫狂着扇了简南一巴掌。 “你特么个贱人!你们两个野种!来人啊,把这个两个人给我抓起来,你!”沈月芬随手指了个跟过来的保镖,怒吼道:“去把老爷给我找来!我今天要让他们拿命为我儿子陪葬!” 简南在人群中见到了急忙赶过来的妈妈,眼泪唰地掉了下来,她做了错事了,会不会影响她妈妈在秦家的处境更加艰难,还有秦厉北,她用余光瞄了眼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未出声的男人,几乎是下意识的,简南想到了秦厉北,还有他被连累进这桩杀人案的话,只是养子的秦厉北将来日子会有多难过。 …… 原先对于秦柯,简南是不怕的,或许是爱屋及乌,从两人第一次见面起,秦柯对于简南便一直很关照,也曾当着所有人的面嘱咐秦家大宅的所有佣人要尊重她,这个冒名的秦家小姐。然而现在的她不相信秦柯会有那么喜欢自己的妈妈,甚至于连亲儿子的死亡都能无动于衷。 简南是被拖到了主楼大厅的,秦柯被管家张叔叫了起来,彼时连睡衣都来不及换,见到了担架上秦世昊尚有余温的尸体时,冷着声音首先便是质问秦厉北。 “你动的手?” 秦厉北走上前,经过她的时候顿了顿,余光对上了她焦急的视线,简南望着秦厉北清瘦硬挺的背影,眼泪再次落了下来。 所有人都在等着秦厉北开口,简南推开他,扑通一声朝着秦柯跪了下去,重重地连磕了三个响头:“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不小心把大哥推了下去的,都是我做的,请您责罚我!” 秦柯打量着衣衫不整的简南,眼眸深了深,继而视线略过她看向了倚在门口处的简南妈妈柳璃,剑眉微皱。良久后,沈月芬走到简南面前,看似对她说话,但是在场所有人都明白那只不过是指桑骂槐而已。 “老爷,我要的是一命还一命,如果你做不到,那么我来做。世昊喊了你二十几年的爸爸,难道还抵不过这个被自己亲生父亲抛弃的女孩子?难道你要为了别人的女儿而对自己的儿子不管不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