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不堪(四)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九十四章:不堪(四)

秦柯就站在众人目光交汇的中心点,顶着一张波澜不惊的脸淡淡看着沈月芬对着简南又打又骂,穿着高跟鞋的脚一下揣在了简南的肚子上,然而没人来救她,沈月芬报复发泄地力道根本没有控制,她想的是要这个女的代替她妈去死,肚子越来越痛,尖尖的鞋跟几乎要把她的五脏六腑逼出来,她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却咬着牙不敢发出声响。 简南抱着头尽量将自己缩成一团,以防身上最柔软的地方再次被虐待,她透过缝隙朝妈妈那儿看去,那个女人无动于衷地双手交握放在胸前,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后来,简南无数次作噩梦的时候都会惊出一身冷汗,那是真的以为自己会死的时候,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散架了一样的,秦世昊的尸体就在身边,死不瞑目。 …… “够了!” 漫长的痛苦,秦柯的呵斥声阻止了沈月芬,沈月芬不解地看向她的丈夫。 秦柯看也不看她,对着简南,冷冷吩咐:“你去外面跪着,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起来。” 沈月芬登时愤怒,涂满了金色的指甲指着秦珂,厉声:“你的心怎么这么狠,死的人是你儿子!你尽管然放过杀人凶手?!” “慢慢地走向死亡,是摧毁内心信念最好的方法。” 在秦珂的笑容之下,简南拼命地咬住了牙才没有让自己哭出来,冷风从门外灌了进来,她不禁打了个哆嗦,在沈月芬满意地大笑之下,硬生生地被保镖从客厅拖到了院子里,那时候还是凌晨,而几个小时后,初升的太阳将会一点点吞噬掉她的生命和寄人篱下时候仅存的自尊心。 …… “麻麻~明天咱们找铮铮哥哥和医生苏苏玩儿好不好啊!!” 团团扑进了简南的怀里,搂着她的脖子笑得乐呵呵的问,简南回过神来,发现这已经不是五年前了,而现在最终的是她没有任何来自于秦家的威胁,生活平静而简单。 “好啊,等会儿麻麻给医生叔叔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他有没有空,如果有空的话咱们就一起去野炊,好不好?” “奶黄包!麻麻能给团团做奶黄包么?” “当然可以啦!”简南抱着自家傻儿子放到了沙发上,勾了下他的鼻子,笑道:“野炊就是能够吃很多好吃的啊~还想吃什么?麻麻给你做甜糕,好不好?” “好耶好耶!”团团仰着小脑袋,欢呼雀跃地鼓掌,然后拉起了简南的手,很是认真地说:“我还要分给铮铮哥哥喏~” “好吧好吧,天天就知道你铮铮哥哥!”简南吃醋道,这小子自从认识了夏铮之后,什么东西都要分给夏铮一份,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如此十足十的喜欢,真是太可爱了。 …… 答应了团团,简南自然是马不停蹄地便筹划了起来,上次在公司被秦厉北突然带走的时候,简南允诺了略好难过的一顿饭都还没有还呢,正好可以趁着这次机会,把两顿饭给还了。 “嘟嘟……阿南你找我啊?” “路医生,啊不对,是路总……” “什么路总不路总的?”简南还未来得及继续说下去便被路衡给打断了,他富有磁性的低炮音传到了简南耳朵里,不紧不慢的语速,听着让人很是舒服。 “咱们这么熟了,你喊我路衡就可以,再喊路总的话,这个称呼太生疏了,咱们谁跟谁啊!可不就白费了老天爷安排着的这么好的缘分和遇见了啊,你说是不是?” 路衡的突然反问让简南有些转不过弯来,但是没有哪里说错,简南告诉自己不要多想,然后点点头,回答道:“好的,路衡,是这样的,团团想要去野炊,这周末,你有空么?还有铮铮,铮铮有空么?” “当然有空!咱们去黄森公园怎么样?那里还有动物园,可以带顺便带着孩子去看长颈鹿和大熊猫。” 路衡的提议当然是好的,简南立即答应下来:“好啊,那就这么说定了,东西我来准备,你不吃辣的,还有油炸的食物,对吧?” 路衡笑了笑:“你怎么知道?” “上次在我家吃火锅的时候,我炸的东西你一样也没有碰,然后桌上那么多的酱料,只有辣椒油你从头到没一口都没有碰。” “你这么厉害啊!”路衡边为自己倒了杯咖啡,边赞叹道:“被阿南这么一个大美女关注着的我,我真是既荣幸又不好意思了。” 这是简南从小到大学会的一项技能,察言观色,细心留意身边的各个小细节,只有这么做,她才能不触怒脾气暴躁的父亲,还有极品龟毛的妈妈。 简南轻笑了下:“你是我朋友嘛,记住这么点小事还是很简单的,那么,明天早上见。” “好,明天见。我去你家接你,省的你自己拎着食盒搭公交不方便。” 路衡刚说完,iPad里面便跳出了唐律师和秦厉北的三方视频会议邀请。 没等简南继续回答,路衡便直接道:“我这边还有一点点事情需要处理,晚安,早点睡。” “……”她本想拒绝路衡的提议的,秦厉北跟她说不要告诉任何人他住在这里,不知道路衡在不在秦厉北提出来的‘任何’的范围之内,若是不在的话,那么明天早上要是两个人碰到了一起的话,还真的是火星四溅激情四射了。 想想也是,因为婚外恋和净身出户的总裁,沦落到住套间,要是被人知道肯定很丢人,简南十足地为秦厉北感到可惜。 “那就只能明天提早时间下楼了,秦厉北这几天睡得日上三竿的,不会那么早起床晨跑什么的,应该也就能降低几率的吧……” 简南这么想着,又收拾了下房间,临睡前还给吴心意打了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突然地,这几天以来一直没有响应的手机,竟然真的被接起来了。 “吴心意!你去哪儿?怎么都不接电话的,不知道我很着急么?” “我最近很忙,估计下个月才能回去了,你一个人照顾团团可以么?家里面和工作上没有什么事情吧?” 简南点头又摇头,犹豫着要不要把秦厉北搬来她们自己的家门口的事情告诉吴心意,正好这时候,她听见了吴心意的咳嗽声。 “怎么了?感冒了啊?怎么不去看医生呢?你应该吃点维生素C之类的,吃了没有?” 简南揉揉鼻子:“没事的,该吃的都吃的了,先这样吧,剩下的等你回来再说。晚安。” 结束通话,简南盖上被子,揽住了团团将人小男宝宝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又亲了亲儿子的额头,才高兴地睡着了。 …… 而在简南不知道的是,两个多小时后,305门前,小小的格子窗前透出氲着暖气的浅黄色灯光,秦厉北站在门口,脑子里想的是唐律师说的话。 “秦先生,王小姐对您提出来的条件不满意,她说想和您亲自见一面,有些话想和您聊聊,还有一件事,我手底下的侦探线人,报上来了这么一条消息,说的是王小姐最近频繁出入仁爱私立医院的妇产科,我想问的是,秦先生,请如实回答我,王小姐是否有可能已经怀孕。” 干菜,在唐律师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最先给出了反应的竟然是路衡,路衡大为惊呼:“厉北!你们之前一直在备孕,等等能!王瑶怀孕了?!不是吧,这样的话,她不同意,这个婚还怎么离?!” 唐律师听见路衡的话,也是觉得郁闷,只好解释道:“秦先生,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中止妊娠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当然除非,有特殊情况除外,这个特殊情况是,女方主动提出,或者说是,女方存在明显错误。” “唐律,告诉对方律师,我同意和王瑶见面,时间地点由对方确定。” “好,我明白了。” 秦厉北上前,手掌摊开,贴在了门上,一道门而已,几乎是整个过去和未来的距离,而现在,谁都没有能力从这场以死亡做结束的战争里,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