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我为无业游民带盐(一)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九十五章:我为无业游民带盐(一)

…… 第二天早上,简南在厨房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准备了整整三大盒各式各样的食物。 坚持自己个儿换衣服的团团刷完牙,弯着月牙眼,哒哒哒跑到简南跟前问:“麻麻~麻麻~麻麻~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呀,铮铮哥哥什么时候来接我呀?!” “很快啦很快啦,你先自己把小水壶背上,麻麻换身衣服很快就出发好么?” 小家伙拼命点头:“好呀好呀~” …… 十几分钟后,正在路衡讲电话说她很快就下楼的简南,走出卧室门的瞬间,立马就把电话给挂了。 她机械性地朝对面的男人摆手,打招呼,皮笑肉不笑道:“早上好啊。” “你们要出去。”秦厉北将视线从简南身上移到了茶几上的三层大食盒,挑眉:“和谁?” 简南心里腹诽,‘关你屁事儿,反正不是和你!’,然而表面上她还是得维持着笑容,回答道:“和一个朋友,你不认识的。”说着,她朝儿子招手:“来,团团到麻麻这边来,咱们该出发了。” 简南一手牵着儿子一手拎着食盒往外走,走到一半却被秦厉北拦住了,他左手一横,再次将问题重复了一边,而这次,她从秦厉北的语气中读出了质问的意味。 “和谁?” 简南在心里面翻了个白眼:“反正不是和你。秦先生,麻烦让让,我要迟到了。” 然而秦厉北没有动弹,甚至是摆出了简南不说和谁出去就不放人出门的架势,这也就是秦厉北这家伙,要是换城其他人敢在自家门口挡路不让她出门,简南早分分钟冲上去二话不说就是一顿削了! “路总,我和路总月约好了带着两个小朋友出去野炊。怎么样……”简南拧着柳叶弯弯的眉毛,阴阳怪气地反问:“这个答案秦先生可还满意?” 秦厉北微微点头,往旁侧身,为两个人让出了足够出门的通道,认真盯着简南和团团牵着的手,轻声道:“早去早回。” 简南没有听清楚,回头疑惑问道:“什么?” “没什么。” 简南没有多想,哦了一声后便牵着团团下楼,走到走廊门口的路衡已经站在车边等着了,见她们下来,走上前笑着接过了简南手里头的食盒。 “这么大的盒子,你应该喊我上去帮忙才对。” “不要紧的,我可以提得动。”简南一边开了车门叮嘱团团上车,一边不时回头去看。 路衡奇怪:“怎么了,还有什么要带吗?” 秦厉北不知道今早吃什么,该不会没吃饭吧?简南想着,纠结着要不要上楼给他送点吃的,食盒里面有糕点和红豆汤,正好适合秦厉北这时候补身体。然而漫天胡想到了最后,她还是放弃了念头,这样做的话太多管闲事了…… “不,没什么。走吧。”简南回过身来,对着路衡笑了笑。 在阳光底下,他觉得简南笑得特别的好看,明亮又清澈,他帮着开了车门,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笑得很开心地像个大男孩儿,连两颗白晃晃的大门牙都被拎了出来晒太阳。 车子在晨光潋滟中绝尘而去,秦厉北杵在走廊的窗户边,静静地看着车身在巷子的拐角处消失。 …… 唐律师的办事效率奇高,昨晚上才刚答应了见面,今天就已经从王瑶那边确认了见面的时间地点,同时唐律师也会一同前往。 地点定在高顿酒店,501,这间VIP包厢秦厉北和王瑶两人来过不止一次,当初两人在双方家长安排下相亲,就是在这间屋子里,尴尬到无言的场面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秦厉北才憋出一句你好。 秦厉北推门而入的时候,王瑶已经在里面等着了,身形娇小的她今天穿了身酒红色鱼尾裙,将身材上的玲珑有致表现得淋漓尽致,一头波浪卷发妥帖细致地散落于两侧,精致漂亮的锁骨,镶满了白色水晶的心形项链。 “好久不见了,老公。”王瑶巧笑倩兮,美的不可方物,她意有所指:“真人果然比照片上好看,以后就别和《朝阳时报》《北方财经》那几家杂志合作了,连个好点儿的摄影师都不舍得请,看把你拍成那个样子,让我们这些一年到头只能靠照片睹物思人的家眷怎么办,你说是吧?” 秦厉北拉开椅子坐下,长腿交叠,双手五指交叉紧握,置于把手之上。 王瑶亦是转身过来面对这秦厉北,为他倒了杯普洱茶:“安神明目的,正适合你每天忙的脚不沾地,等会儿我还点了菜,咱们可以边吃边聊。” 秦厉北极为沉静,他的目光锐利:“这里就我们两个,不妨暂时把面具卸下来?” “真是的,这就是我啊,有什么面具可摘的。老公,你说笑了。”王瑶浅笑着,托腮,认真地盯着秦厉北:“老公啊,你真的想和我离婚么?过去的每一年,北城的模范夫妻里面可都是有我们两个名字的,多少人羡慕我们的美满婚姻啊。” 秦厉北看了王瑶一眼,面无表情,似乎在等着王瑶继续说下去。 “早先的模式多好,现在我们依旧可以继续下去,沈小姐应该把我的提议都告诉你了吧。你当真不考虑么?” 王瑶打定了主意不会离婚,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秦王两家的联姻必须维持下去,哪怕是装腔作势粉饰太平,她也得拿出奥斯卡影后级别的演技,演下去。 这是她,作为王家女儿的宿命。 “我很认真地考虑了你的建议。”秦厉北淡然道:“不过,我不愿意接受。” 王瑶被他的这句话一梗,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那天在新闻转播上面看见了发布会的全程,男人说的每一个字都是钉子,狠狠砸在了地上,说是掷地有声都不为过。 而此时此刻,眼前男人的反应只比之前来得冷硬,她竟是看不出来有任何丝毫缓和的地步。 脸上的笑意快维持不住了,王瑶盯着秦厉北,脑子飞速运转着,“爸爸也不会同意的。还有一件事,咱们卡在元北上市的时间段离婚,难免会让证监会的那帮人,以为是你在谋划股权重新分配和稀释。你难道不在乎?” 听到这儿,秦厉北露出了自进门以来的一个浅笑:“我还真的不在乎。” 这时候,手机响了,是路衡打过来的。 秦厉北很快地接了起来,刚通上电话,便听见了那边团团高声地欢快地喊着路叔叔的笑声。 这才多久,秦厉北看了眼手腕,两小时不到就直接从医生叔叔变成了路叔叔,路衡速度还挺快,秦厉北莫名郁闷,连带着团团在那边喊着帅叔叔也没能让他开心一点儿。 “提醒你今天去医院复查。” 路衡的心情大抵是十分不错的,秦厉北顿了顿,继而道:“我知道了。” 话音落下,秦厉北刚准备挂断电话,却是听见简南欢朗的地喊着铮铮的名字,还有两个小孩打闹的欢声笑语。 “铮铮你去哪儿呐,别闹啦,快过来喝点果汁儿!” “团团~哎呦喂~来麻麻亲一口,喜欢这里嘛,有小鸟儿还有大狗狗~~” …… 他突然问路衡:“你在哪儿?” “啊?什么?”路衡想了下,打趣道:“我在黄森公园这边,和小朋友过周末呢。怎么的,您这位闲云野鹤自在逍遥的隐士,有什么指教么?” “我有点事和你谈,等会儿去找你。”秦厉北随口瞎编了个理由,紧接着挂断了电话,而留下路衡一个人拿着手机风中凌乱,这都什么跟什么?周末都不让人休息的耶?” …… 王瑶盯着秦厉北放下了电话,笑得不屑:“真是分分钟都离不开呀。”王瑶以为电话那头是沈扬诺,瞬间被刺激到了,说话的语调不再是之前的四平八稳故意拿捏腔调,反而直接将两人间用来遮羞的面纱掀了开来。 她直白道:“其实,我有件事情想告诉你,老公,我怀孕了。” “……” 幸好昨晚上唐律师已经将猜测告诉了秦厉北,此时听见王瑶亲口说出这句话,秦厉北不至于处于被动地位,却在了然之际有了那么些许愕然。 “我还不知道,人类已经进化到了现在的地步,无性繁殖,真是可以啊,王小姐。” 秦厉北内心很生气表面很淡定,这已经不仅仅是离不离婚的问题了,他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成千上万只神兽子青青草原上欢快的狂奔…… “呵呵~~”王瑶笑了笑:“我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是真正的秦家血脉,爸爸现在就盼着含饴弄孙,他还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等他老人家知道了,你明白的,这段婚姻,就算是咱俩都想离,也离不了了。” “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把婚离了。”秦厉北看着脸上尽显得意之色的王瑶,冷然道:“纠正错误。” 话音落下,两人谁都没有继续说下去,沉默中的空气都显得特别沉重,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裹挟着所有的情感一路往前毫不停留。 王瑶眼神直勾勾地盯着秦厉北看了许久,他微微偏头看向窗外的那一湖碧绿的泉水,侧脸的线头像极了简笔画,寥寥数笔便勾勒出了一副不自觉吸引人的面容,秦厉北穿了身浅米色简约休闲装,是她从没有见过的清朗怔忪。 如果他们是相爱的,该有多好,王瑶不禁这样想着。 家族的利益纽带将更加牢固,他们的一生也不会如此的身不由己凄凉绝望。 浑身黄色的小鸟飞到了窗台,吱吱吱地叫了几声,又啄啄羽毛,偏头看他们两人一眼,没过一会儿就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听到动静,秦厉北回过神来,看到王瑶,王瑶走到窗户边,毗邻海岸线的大片滩涂上种满了红树林,一望无际,她无声笑了笑:“大妈说,秦世勋要回来了。你应该也知道他回来是要做什么,万秦有你的一份,只要我们不离婚,我能向你保证利用这个孩子,最大限度地从爸爸那儿刷到好感。你也不想把万秦集团,拱手让给他吧?” 不得不说,和聪明的女人聊天,就是能省去很多麻烦,只是在他看来,王瑶显然还不够聪明。 “这几天,我整天从早到晚无所事事,睡眠时间足够了,睡眠质量提高了,整个人腰不酸腿不疼,感觉实在是很好。所以说,为什么非得去拼个你死我活的?拿分红自由自在地过日子,旅旅游,喝喝酒,睡睡觉,顺便……”秦厉北想起了每天去敲简南家的门,每每都把简南差使得憋着火气,像只炸毛的小猫一样一样的,他光想想心情就好了很多。 秦厉北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在王瑶的诧异眼神中,缓缓道:“我最近养了一只猫,小猫不听话,费了我好大的力气调教,这样的日子,我觉得挺好。” 王瑶惊讶之下反问:“你确定你是秦厉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