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我为无业游民带盐(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九十六章:我为无业游民带盐(二)

自从路衡接了秦厉北的电话之后,简南便一直担心秦厉北会突然出现在公园的某处地方,她现在是怕了他了,每天晚上睡觉前,第二天早上醒来时,隔壁的那间屋子都在无比准确的提醒她,他们呼吸着相同的空气,相同的心跳频率,甚至于在家门口偶遇的几率也增大了无数倍。 她,简南,是个小偷,而就在一米不到的对面,放着这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能做到心如止水的人,可以是任何人,却绝对不会是她。 …… 黄森公园东北角,建有北城最大的动物园和历史博物馆,简南他们四个人到了公园的时候,天气已经很热了,路衡说怕孩子们中暑,便先是带着简南和俩小孩儿去看熊猫和长颈鹿从,然后又去了博物馆,这么一通逛下来,五点多的时候,他们找了棵百年老树,在下面铺了餐布,便开始了俩小孩念叨了快一天的野炊。 过了会儿,又有一家人过来了,女主人是个短发干练的,男主人是个略略有些啤酒肚但是看起来很和蔼的外国男人,他们带着两个男孩子。 这周围,也就简南他们挑的这个地方最凉爽舒服,短发女人靠着树干,笑眯眯地自我介绍道:“我叫马可,那是我老公杰克,我的大儿子杰瑞,二儿子杰利。” 杰克和两个孩子跟简南他们打招呼,又多了两个孩子,正好可以玩群体游戏了,聊了会儿,互相熟悉了后,路衡便和杰克领着四个孩子当起了孩子王,一起踢足球去了。 简南走了一天了,懒得动弹,便也跟马可一样靠着树,看路衡手忙脚乱地一会儿扶着这个,一会儿用身体去护住另一个,生怕受点伤。 马可的年纪看起来比简南大了不少,尽管粉底拍了不少,鱼尾纹还是多少可以看得出来的,她拿了些菠萝饼干招呼简南尝尝她的手艺,两个女人聚在一起,简南觉得话题还是蛮多。 “谢谢!”简南尝了一个,笑道:“很好吃!” “哈哈,好吃的话就再吃一个!”说着,马可哈哈大笑起来:“你看看那几个孩子,玩得真开心呐,今天碰到你们真是太有缘分了,平时呢,我们上班都忙,能带孩子出来真是不容易。你们家经常出来过家庭日么?” 简南摇摇头,郁闷道:“没有,我之前也是忙,忙工作忙赚钱,今天正好难得有了时间。” “哈哈,那我们还真的是很巧的嘛!哎呀呀!”马可指着远处直接将球从杰瑞脚底下抱起来,丢进对方门框的团团,忍不住笑道:“你们家小儿子真的好萌好可爱的啊,和你老公好像的,哈哈,当然啦,你老公这么帅,你也这么漂亮,有没有想过再生个三胎呀?要个女宝宝多好啊~可以扎小编子,穿裙子,还可以陪着你玩儿!” “咳咳……咳咳……”简南差点被一口汽水给噎死,她连咳了好几声,边咳嗽边摇头。 马可是直接将简南的着急看成了不好意思,自顾自地说着:“瞧你,干嘛不好意思呀,我和我老公是想再追生一个女儿来着,不过养不起了呀,现在物价这么贵,养两个够吃力了。”话锋一转,她看了看还在绿茵场上撒欢的男人和小男孩儿,转过头来便直接将水壶递给了简南,好奇又八卦地凑了过来,认真地问:“我刚看见你们家的车了,少说也得五六百万吧?这样的收入的话,再生一个还真的是完全没有金钱压力的呀!” 听到这儿,简南是奔溃的,倏忽一惊,她现在是满脸表达出来的就是‘卧槽!!还有这种操作’的表情了,她干笑着,不单是生三胎了,还有路衡,怎么就成了她老公了咧? 简南满脑子都是问题,一个接一个噗嗤噗嗤地往外冒出来,是止也止不住了。 恰好此时候,团团哒哒哒朝她跑了过来,边喊着麻麻一起来玩边扑进了简南的怀里。 路衡不放心地跟了过来,见简南脸颊微红,还有旁边的马可戏谑地笑着,他干脆地坐了下来:“聊什么呢你们?” “两个妈妈能聊什么呢?聊孩子和家庭琐事呢!不过路先生呐,现在我再认真地这么一看呐,你和你儿子还真的是长得像,特别是这个鼻子和嘴巴呐,还团团稚嫩,却像极了,还有这个,这个卷发,路先生你好福气啊!” “呵呵,呵呵……”简南脸红到了脖子上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她不着痕迹地捂住了团团的耳朵,尴尬地笑了笑:“那什么,路衡他……” “是啊,是我有福气。”路衡打断了简南,继续道:“能遇见阿南这么可爱的女生。” 简南惊讶的抬头看向路衡,正好撞进路衡隐隐含着笑意的眸子里,杏眸明亮清澈,嘴角抿着的梨涡,像极了一个人。 “你们夫妻俩可真幸福呀!我刚还说,生第三个孩子的事情呢,是吧简南,你们夫妻俩这么好的颜值可别浪费了呀,当做是为人类的外貌事业做贡献了吧!”马可感叹着。 路衡笑得满面春风,伸手揉了揉简南的脑袋,宠溺道:“我们阿南怕疼,还是算了。” 她几乎是愣住了,兀自沉浸在路衡的动作中,团团在她怀里吐着泡泡扭来扭去的,攥着饭团往最里面塞她都没有来得及注意。 这时,杰克领着孩子回来了,搂着老婆的肩膀,为难道:“不好意思,我们该准备回去了,晚上还得加班。下次如果有机会再带着孩子们聚一起,路先生,我们再大战三百回合!” 简南理解,帮着马可收拾吃剩下的食物,手里头边忙活边跟杰克告别:“那就下次聊,你们路上小心,再见哈!” 马可把东西都装好了,食盒交给杰克,领着两个孩子边走边笑,边挥手道别:“再见!再见!保持联系哈!” …… 和那对夫妻俩挥手告别,团团也终于从简南松开的手里挣脱开来,挥着小手喊夏铮过来吃好吃的饭团。 “那个,抱歉,刚才让你被人误会了。”简南道歉。 “团团长这么漂亮可爱,能把我错认成他爸爸,是对我颜值的莫大肯定,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没什么抱歉的。你别总是想那么多,有句话说的好‘想太多对身体不好’,哈哈哈,咱们可得长命百岁的,你说对不对?” 听他这么说,简南放心了,幸好路衡没有因为这个而觉得自己在占他便宜,她大大地松了口气:“路先生,就算不用下一代的颜值来证明,你也是很帅的了,相信我,盛世美颜这四个字,你绝对担当得起,比那些娱乐圈小鲜肉都要来得帅气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继续夸我~~” 一旁的团团扭过头,盯着自己个儿的麻麻和路叔叔,认真听着他们对话,小家伙的脑袋里有点转不过弯来,他有些不是很明白麻麻和路叔叔在说什么,但是他听明白了两个字,‘爸爸’。唔,小家伙咬着手指头,眨着大眼睛,爸爸是什么喽?能吃吗?好吃不? …… 玩闹了整整一天,简南被路衡送了回家。 临上楼的时候,路衡突然叫住了她,简南回头,他却是止住了话头,低眸垂下眼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仿佛即将说出口的话将会对简南造成很大危害似的。 “怎么了?” “没什么。”路衡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们认识这段时间以来,他认识的阿南性格慢热,若是这么早挑明,恐怕会把这个小女人给吓得不轻,说不定就远远地逃走,头都不带回的。 路衡笑着挥手:“下周一见,简助理。” 夏铮也从车窗里面探出头来,高兴地说:“简阿姨再见,团团弟弟再见~~祝你们晚上都做个好梦呦!” “铮铮哥哥再见喏~路叔叔再见~” 团团窝在简南怀里,一手搭着她的手臂,一手攥紧了简南胸口的蝴蝶领结,她微微一低头,便能看见小家伙半眯着眼睛,他今天玩得很疯,小孩子精力毕竟是有限的,现在估摸着已经花得差不多了,刚才在车上就使劲儿地打哈欠。 三楼的某个阳台落地窗的黑色布幔后面,男人将手里的酒杯捏了个粉碎,冒着香气的酒红与腥气渐渐弥漫开来的红色血液交织到了一起,玻璃碎片落了一地叮叮当当。 和路衡告别,简南领着人上了楼。 昏暗的走廊道上,她前脚刚踏出楼梯,只一抬头便一头撞进了秦厉北的眸光中,白色衬衫黑色西服,讲究到了极致的熨角,清冷气息笼罩下的男人,只有刹那便缠住了她的心跳。 他靠着墙,手里夹着烟,烟雾缭绕中,目光愤恨又悲切,直勾勾地盯着简南。 简南觉得自己正被眼前这头浑身肌肉紧绷的北城狼王,一点点用目光凌迟,她甚至想,下一步或许秦厉北就会将她扑倒,紧接着拆吃入腹片骨不留。 她抱着团团的手紧了紧,正欲开口,呼呼大睡的小家伙转了个身,把脸转向了秦厉北,奶声奶气地嘟囔:“麻麻~霸霸~” 简南浑身一震,忙低下了头,暗自祈祷着她千万不能在秦厉北面前表现出任何慌乱的举动,否则后果的严重性可堪比世界末日。 “你怎么?”秦厉北问:“这么晚才回来?” “才六点半,也不晚……”简南在心里打哆嗦,表面上却还得维持着镇定,她小声辩解着。 秦厉北直接用手掐灭了烟头,声音极冷极冰:“天都黑了,还不叫做晚?” “哪里啊,天才刚暗下来而已,再说了还有路衡送我回来呢,我还在外面吃过了,也没耽误晚饭。”她把视线从秦厉北包着纱布的手指上挪开,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哼了声:“再说了,我什么时候回家,是我的自由,难道作为邻居,你连这个都要管么?” 很长时间的沉默,秦厉北继续上前。 “我先回家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