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你妈是她?!(二) - 妻迷心窍,从良总裁难二婚

第九十九章:你妈是她?!(二)

说是要喝一杯,简南不知道路衡竟然会抱着一箱啤酒,手里头还提着两大袋的卤料,嗙嗙嗙地敲响了她家大门的时候,简南的内心是很崩溃的。 四十多分钟前,路衡开车送了她回家,本以为回去之后不会再过来了的,谁知道不仅仅是过来了,动静还这么大,就跟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大驾光临了似的。 简南开了门,让人赶紧地进来了,临关门前还莫名心虚地瞄了眼对门,见对门安安静静地,才松了口气。 “团团睡了吗?” “睡了,今天在外面玩了一天,吃饭的时候就困得直打哈欠。” “那咱们,到阳台上去,今晚外面的月色很美。”路衡指了指阳台门的落地窗,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简南点头:“当然可以,我去拿杯子。” 说着,她给路衡开了门,转身去了厨房拿杯子,回到阳台的时候,路衡已经把下酒菜都给码好了,挥挥手招呼简南过去。 “我随便买的几样菜,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你先尝尝看这个爆炒鸡心,很脆,然后也不辣。” “好啊。”简南夹了一筷子,的确是味道不错,她举起了酒杯,笑着说:“今天晚上,谢谢你带这么多吃的喝的来看我,我就借花献佛地,拿这一杯酒来敬你,路衡,谢谢你,我们认识也没多久吧,在我有难处的时候,都是你来帮我的。”简南一顿,一仰而尽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今晚还特地的跑过来陪我,真的,我遇见你,真的是花了太多的幸运。” 路衡看着简南明明有事还要强装一切都很好的样子,只能是陪着露出笑容来:“或许,我们的遇见,是上辈子我求了很多回,才得来的呢。” 话落,简南明显地感觉到了简南一怔,下一秒便扭头转向了别处,他在心底无奈地笑了笑,他已经有了几次的试探,但现在看来,这个女人并没有明白到他的心思,或者是明白到了,却是佯装一切都不知情的样子。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他乐于看见的,简南没有那份心思,才会根本没有往那边想。 “对了,你今天究竟是怎么了,我认识你这么久了,从没见你哭过,今天还是第一次呢。” 路衡转移了话题,简南便也没有继续窝在因为他的话而尴尬,甚至是不知所措中的心绪中,缓缓道:“我见到我妈了。她和名义上的儿媳妇儿一起去逛街买东西,两人像是真正的母女一样,我和她当了十几年的母女,竟然不知道她也可以笑得那样开心,那样温和慈爱,眉眼之间就像是个真正慈眉善目的长辈,母亲。我以前从来不敢当着她的面笑得太过明显,因为她不喜欢,每每我一笑,她总要嘲讽地冷笑着,有时候,我甚至都不明白,我究竟是哪里得罪了她,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么,那么痛生下来的孩子,她为什么不喜欢我。” 简南将手里头的酒一饮而尽,觉得不够,便直接开了罐啤酒,拿起来就喝,丝毫也不顾忌猛地喝那么多会不会伤胃了。 乍然听起简南的话,路衡笑了笑,明明是满脸的笑意,眼底却是有寒冰涌动。 “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的出身。”路衡一顿,继续道:“成年之前,我一直住在孤儿院里面。我的是被丢在孤儿院门口的,下着大雪,外面的积雪有一尺多厚,老院长把我抱回房间的时候,我鱼精只剩下了一口气,老院长死了之后,新院长为人并不好,孤儿院里的小伙伴,每天只能吃一顿,还得被迫出去乞讨碰瓷赚钱,要是赚不到钱,回来之后还会被藤条抽打,那里面的孩子,各种原因进去的都有,但每一个,都是因为父母不疼不爱。” 话音落下,简南不可置信地看向路衡,连手上的啤酒瓶都忘记了放下来。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路衡便是温和善良的,举手投足言谈举止之间,俱是一派自小在家庭和睦父严母慈教养底下长大的人,明明年纪和秦厉北一般大,却是从来端着傻里傻气的笑容,对人毫不设防,在秦厉北心思诡异中,显得更加的难能可贵。 而她竟然是在孤儿院长大的,简南这辈子见过两个从孤儿院出来的男人,第一是白月笙,她亲身父亲的养子,九岁那年被简承佑带回简家;而另一个便是秦厉北,比白月笙还晚一些被秦家从孤儿院里面领养出来,那时候大概是秦厉北十六岁。 他们两个人,无论时间前后差别,她都亲眼见过白月笙,还有秦厉北,视人命如草介,手起刀落便能结束掉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性命,那种令人冷到骨髓里面的寒意,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路衡连续解决了两罐啤酒,继而道:“我从小没见过我的父母,老院长把我抱回去之后没过多久就死了,院里面的小朋友都说我是扫把星,不愿意和我一起玩。” 简南这时候更加是想不明白了,秦厉北这种人,狠厉起来除了沈扬诺都会六亲不认的男人,究竟是怎么和路衡成为朋友的,并且还是如此亲密的朋友,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简南长呼了口气,感叹道:“能平安长大到现在,真是幸运。” “我也是在那时候遇见厉北的,他的床位就在我隔壁,你别看他现在冷冰冰,其实他人很好,他是个面冷心热的人,若是他在哪里惹到你生气了,也不是本意,你可千万别生气。” 简南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波澜壮阔,若是路衡不说,简南是万万想不到路衡和秦厉北竟然是一个孤儿院出来的,难怪秦厉北那么多疑的性格,会和路衡走那么近,还那么信任。 然而现在听见路衡为秦厉北说的好话,简南还是觉得怪怪的,时间场景什么的都不对,秦厉北面冷心热,那是只有对他在乎的人才会是,可惜…… 简南喉咙口堵着一句话,她很想告诉路衡,很久以前,她便不在秦厉北心中那份可以网开一面的名单上了。 她笑了笑,不置可否。 两人这顿酒喝了很长时间,等路衡要走的时候,也已经是凌晨了,简南看他喝了酒再开车也不妥当,便收拾了沙发让路衡住下来,自己回卧室陪着团团去了。 …… 又过了许多天,网络上关于秦厉北出轨的热度渐渐退了下来,关于王瑶怀孕的消息,最终还是没有爆出来,这期间,简南尝试了各种方法去找小薛,然而小薛还是不肯见她。 这件事情是的确是简南做错了,她也是后悔,如果问了小薛一声或许她并不是不愿意删除照片的,只是她不问自取的做法真的很伤人。 又是一阵嘟嘟嘟的机械声音,简南挂掉了电话,刚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见了几个女同时在聊八卦。 女同事A:“看今天的杂志了没有,Moshang的新品发布会,前老板和那位小姐手挽手一起参加的,这还真的是肆无忌惮,说是离婚,还没离呢吧?” 女同事B:“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呢呀,不就是一起参加的发布会么,你扪心自问,要是有个老板这样又帅又有钱还厉害的男人,你会不动心的呀?” 女同事C捂脸,涨红了脸说道:“那天我躲在后台的时候,老板那个样子,我还是有被震慑到的,真的超级帅的啊!豪门夫妻,沈小姐看着那么优秀的女人,要不是爱惨了亲老板,怎么可能拿自己的名声来开玩笑的呀!还邀请去参加新品发布会呢!”